銀行倒閉,快去取錢?
  昨天下午4點,記者趕到位於鹽城亭湖區的射陽農村商業銀行利民分理處時,只見裡裡外外兩三百名儲戶正有秩序地排隊,等待兌付。而營業廳的辦公桌上,堆滿一匝匝人民幣。
  “今天下午,只有昨天五分之一的人。”該銀行董事長臧正志站在運鈔車旁,邊指揮卸下一個個鐵皮錢箱,邊抽空對記者說。
  該行是射陽最大的金融機構,在省內外有44個分支機構,存款總額超過120億元。一夜之間,怎就發生擠兌潮呢?
  “這兒是民間借貸的重災區,老百姓被跑路跑怕了,有點草木皆兵。”利民分理處客戶經理孫龍春對記者說,去年,周邊四五十家民間擔保公司、資金合作社陸續發生老闆跑路現象,儲戶損失慘重。“昨天,不知誰說我們分理處也要倒了,口口相傳,三人成虎。下午開始,大伙就集中來兌錢了。”
  “你為什麼來兌錢?”記者在排隊人群中隨機詢問。
  “老婆說銀行要倒了!”亭湖區鹽東鎮7組王啟斌大聲回答。“老婆聽誰說的?”記者問。“村裡老娘們都這樣傳。”“你信了?”“老娘們管錢,嘮叨死了。”他說,去年沒聽老婆話,投3萬塊在容晟擔保公司里,利息12%。沒幾個月,老闆跑了,錢打了水漂。這回,老婆和我吵了一夜,還要離婚。想想小心無過錯,就來了。“我們周邊三分之一老百姓,都被跑路老闆坑過,心有餘悸啊!” 下轉A7版
  上接A1版“哪有公家銀行倒閉的?我是被父母、老婆逼回來取錢的。提前支取,損失了9000塊。”該鎮新民村1組蔡智勇在蘇州吳江包工程,前天父母在電話中哭著要他回來兌錢,說受點損失總比血本無歸好。所以,昨天早上6點才從吳江趕回。“開始我並沒當真。剛到村口,就看到一波一波人去銀行,我的心也就慌了。知道是謠言,但人人都有個從眾心理。”他苦笑道。
  農村裡萬事隨大流,你提錢我也提,放在枕頭下圖個安心。現場,不止一位儲戶對記者這樣說。
  “再說,銀行做事太神秘,也讓謠言鑽了空子。”4組村民劉金濤分析說,一是分理處原來叫“慶豐”,去年改叫“利民”,坐不更姓嘛,讓老百姓起了疑心,是不是要跑?二是定期存單隻能就地取,不能通兌,讓老百姓懷疑銀行“不正規”。
  這是咋回事?記者轉臉問該行監事長胥剛。“誤會啊。”他解釋說,我們在市區新開了一個網點,名字批不下來,就把同屬市區的“慶豐”名字“借”過去用,把射陽縣的原“利民”挪過來。雖然是合法更名,可能當時沒跟老百姓說清楚,結果造成不必要的誤會。
  再就是櫃臺辦定期存款時,通常要問“是否通存通兌”贍蓯且恍┮滴裨庇小八叫摹保腖ù嫻ィ蛘咼桓⒒得靼祝凸凵顯斐啥嗍嫻ッ揮醒≡褳ù嬙ǘ遙⒒г斐芍荒芤恍寫娑搖⒁泄婺P〉拇砭酢!罷舛際俏頤切系牟壞轎弧!彼鉤小�
  “你們闢謠還是常規手段。”在常州當包工頭的5組高清祥,舉著手中粉色《關於保證廣大儲戶兌付農商行存款公告》的宣傳單說,我前晚在網上只看到擠兌消息滿天飛,沒看到政府公開闢謠。不放心,昨天早上才開車帶同村5個人回家瞧瞧。
  “為什麼不打村幹部電話問問?”記者問。他哈哈大笑,一些村幹部當年上門吸儲,騙得很多人傾家蕩產。他們說話,誰信?
  從前天起,擠兌風潮開始蔓延。晚5點40,記者驅車來到該行特庸鎮分行,發現門口也排起幾十人的隊伍。正在此指導處置工作的鹽城市委常委、射陽縣委書記潘道津和縣長田為友告訴記者,市委、市政府對此事十分重視,要求及時做好資金調度等處置工作,確保24小時足額兌付,目前全縣存兌秩序總體良好。
  此次“擠兌風波”尚處於應急處置黃金72小時之內,當務之急做什麼?法學博士、南大輿情學者陳堂發教授建議:說真話、及時說。他說,謠言無論在何種文化層次人群中擴散,都應該採取“三T原則”,即以我為主提供原則,危機的當事方應掌握主動權提供信息;儘快提供原則,有多少先提供多少;提供全部情況,不要隱瞞。如果一次信息出現隱瞞,將產生一旦失信後無論說什麼人家都不會信的“塔西陀效應”。
  他認為,目前射陽方面危機處置得當,政府部門信息公開,兌付資金充足,正在消除疑慮,取信於民。謠言止於真實,這項工作還要細化並持續下去。同時,由權威性的第三方如公安部門說話,甄別信息,如果出現後果,該承擔的責任必須承擔,以減少恐慌。
  “這至少給我們3點啟示。”正在給射陽農商行做結構轉型研究的南大金融工程學院院長李心丹教授昨對記者說,要加強對農民金融知識的普及;政府要加強對農村擔保公司等民間金融機構的監管,越到基層越要嚴格有序;要把農村金融規範和社會治理緊密結合起來,重構金融服務,防止一則謠言毀了一個銀行。
  昨晚11點,利民分理處的兌付結束,大門已經關上。“前天晚上這時候還有100多號人,一直兌付到凌晨3點。估計明天人會更少。”雙眼熬得通紅的臧正志憧憬道。本報記者 林 培  (原標題:一條謠言是如何發酵的�
創作者介紹

收納

oc50ocarq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